社科文論選摘 理論研究

正確面對人工智能新聞業的崛起

楊秦霞

2020年08月12日 02:21

胡鈺
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進入人工智能時代,電腦可否基本實現人腦的功能?人工智能可否完全超越人類智能?機器人的工作崗位可否全面取代人類的工作崗位?這些問題始終在科技領域、社會領域存在兩種聲音。對于新聞業來說,當越來越多的機器人記者寫作新聞稿件時,當越來越多的機器人編輯推送新聞鏈接時,一個受到關注的趨勢是:隨著技術進步,未來人工智能新聞業可否取代人類新聞業?或者更準確地說,在多大程度上可以取代人類新聞業?

人工智能新聞發展簡述

新聞活動是人類收集信息、加工信息、發布信息以監測環境、塑造環境的專門行為,人工智能新聞業的出現得益于深度學習、神經網絡、算法開發、自動化技術等的發展,新技術特別是數據技術介入新聞活動的比重越來越大。對新聞業來說,數據技術的發展與應用突出體現在:一是數據采集技術。在數字化和網絡化條件下,通過大規模分布的傳感器,人類的數字痕跡普遍存在并可方便獲得,成為新聞內容的重要來源。二是數據挖掘技術。面對海量數據、音視頻數據、復雜數據,通過各種算法開發,自動標記媒體內容,對數據的快速分析和深度分析成為可能,成為新聞事實的形成工具。三是數據呈現技術。通過可視化呈現技術、寫作算法技術以及基于虛擬現實、增強現實的沉浸體驗技術,人工智能可以自動將數據轉換為可讀性、可視性的新聞敘事,成為新聞報道的生產方式。

知識、數據、算法與算力共同成為人工智能發展的基礎要素,推動人類社會迅速進入人工智能時代,對包括新聞活動在內的人類活動產生的影響越來越大。進入人工智能時代,從新聞傳播行為看,傳播主體從專業化到大眾化再到機器化,傳播動機從事實呈現到社交體現再到價值實現。

從計算機輔助新聞到數字新聞再到機器人新聞,新技術在新聞業中的驅動性越來越強。自20世紀50年代起,隨著計算機技術的發展,新聞業中開始使用計算機來獲取和分析報道背景。隨著數據挖掘技術的進步,記者從大量數據中挖掘隱藏的報道線索,進行趨勢分析。有記者分析了《紐約時報》150年內的報道和相關數據,發現在貧困地區如果某年氣候干旱而次年洪水泛濫,該地區就有較高概率暴發瘟疫,其寫成的文章具有相當的預測性。

“機器人新聞”(Robot Journalism)則是更加自動化的新聞活動,在沒有人類記者參與的條件下自動進行信息檢索、分析并生成新聞報道。機器人新聞起初從新聞聚合類平臺依托算法的新聞編輯活動興起,2002年谷歌公司為其產品“谷歌新聞服務”(Google News Service)開發了機器人編輯器,這種算法可在數千個新聞網站上獲取數據進行分析,自動篩選出網站的頭條新聞和主頁上顯示的相關新聞鏈接。之后,2010年有美國研究團隊開始嘗試機器新聞寫作的商業化項目,通過數據分析和故事轉換,可以把輸入的體育賽事統計數據自動轉化為可讀性的新聞故事。隨著研究的深入,研究者逐步致力于創建更深入、更細致的分析工具,采用更具表現力、更細膩的修辭乃至隱喻等手法來提高報道質量。

更有趣的是,2007年東京大學的研究團隊創造了3D機器人記者,它能夠像人類記者一樣在人群中活動,其算法可以實現自主探索、記錄新聞、生成文章的功能。該機器人可以在現實世界中獲取信息,將信息傳給“新聞分類器”,根據信息的稀缺性和相關性來計算“新聞分值”,如果分值足夠高,就會由“文章生成器”自動生成報道。這種遠程呈現機器人的出現讓機器人新聞活動更加生動,更加具有取代人類新聞活動的能力。

機器人新聞活動早期應用在體育新聞領域,后進入金融新聞領域,并且迅速在各個領域的新聞報道中得到應用。美聯社每個季度都會發布上千篇由機器人撰寫的新聞稿件,《紐約時報》面對新聞業轉型的態度明確而簡單:“雇傭更多的工程師?!睓C器人記者的出現為特殊領域的新聞報道提供了極大的支撐,最突出的報道類型就是戰爭新聞報道、恐怖事件新聞報道、極端環境新聞報道等。這種遠程呈現機器人可以通過筆記本電腦或手機進行操作,采用四輪驅動,配置太陽能和GPS導航,也可以進行現場采訪。與此同時,無人機新聞也逐漸登上舞臺,無人機記者專業協會(Professional Society of Drone Journalists)也在2011年成立。

與人類記者編輯相比,人工智能新聞技術的自動化、高效率、數據處理水平、長時間工作能力與工作條件無限制等特點,使其具有無可比擬的優勢。事實上,機器人代理、機器人編輯、機器人文章合成器等正在逐漸取代傳統人類記者編輯的角色。由此看來,無怪乎當下的新聞機構越來越多地招聘數據工程師、新媒體運營者,無怪乎傳統的文科主導型新聞教育培養的人才顯得單薄而缺乏競爭力,無怪乎悲觀主義者認為傳統新聞人會被機器新聞人取代。

機器人新聞活動存在不足

在大規模使用人工智能新聞技術的同時,機器人新聞活動的問題性、局限性逐漸顯露,使得其無法滿足人類對新聞活動的完整需求。特別是算法的偏見與不透明、社交機器人干擾政治議題影響決策與選舉等現象,愈發受到詬病。人們愈發意識到,必須由專業新聞人擔任監護人才能讓機器人新聞活動更好地發揮作用。

機器人新聞活動的不足集中體現在四個方面。一是共情力不足。有感染力的新聞作品要能夠反映人類的生動情感,而機器人顯然缺乏體驗復雜人類情感的能力。二是調查力不足。好的深度報道、調查性報道需要報道者深入復雜的社會現實,揭示、復原其背后的故事,而機器人顯然缺乏自主融入社會與不同對象溝通挖掘信息的能力。三是創造力不足。人工智能在處理有序復雜問題上的理性能力超群,但在處理直覺、聯想等非理性問題上的能力有限,后者是決定創造力的主要因素。換言之,機器人智商甚高,但無法超出設計者規定的閾值,因而也無法期待機器人記者會寫出從未見過的創意報道。四是思想力不足。新聞活動不僅是對社會現實的記錄,還要承擔對社會輿論的引導和社會現實的建構,后者主要通過報道角度選擇、新聞評論等思想性內容來體現,但是機器人顯然無法實現這種由價值觀與知識、經驗緊密互動來驅動的新聞寫作。

機器人新聞活動的不足正是未來人類新聞活動的機遇與方向。面對人工智能新聞業的崛起,與之展開合作而不是競爭,才是人類新聞業的正確選擇。事實上,密切把握人工智能新聞技術的進展,最大限度地使用機器人記者編輯完成重復性、機械性、危險性及各種可能的前期工作,可以最大限度地解放人類記者編輯,推動人類新聞業在新技術條件下獲得前所未有的賦能與發展。

人類記者的優勢

為了與機器人記者競爭,人類記者必須學會“與眾不同地思考與表達”。這個“眾”,既包括人類同行,也包括機器人同行。這個“與眾不同”,既是一種倒逼,也是一種賦能。

要寫出更具思想性來引領發展的新聞報道。高明的機器人可以重復高級的棋法,但無法理解高級的哲學。這是由人工智能算法對人類自然語言理解能力的限制和人類現實生活的多變性、情感性而非機械性決定的。在對復雜問題非線性發展的把握與人類發展突發性挑戰的預測上,人工智能無法與人類智能相比。人類記者的優勢在于錘煉自己的思考,針對現實的對象與問題,寫出具有引領力量的報道。

要寫出更具人情味來溫暖社會的新聞報道。人工智能研究者認為,盡可能用機器人取代人類進行決策的好處在于,算法可以避免“噪音”,可以高度理性,可以非常精確,但這恰恰忽視了人性的獨特所在。事實上,有了“噪音”才會有驚喜幽默,有了感性才會有感同身受。更好地順應人性、展現人性、共鳴人性,正是人類記者超越機器人記者的不二法門。

要寫出更具創意性來吸引大眾的新聞報道。在信息過載的當代社會,公眾特別是“Z世代”出生的公眾對新聞報道形式的要求越來越高,要求更少的文本、更多的視覺、更強的趣味性、更好的互動。針對這些新需求,人類記者可以集成包括虛擬現實、增強現實在內的新沉浸式技術,建設新互動平臺,創造出狹義的人工智能無法創造出的新型新聞敘事,實現新技術與新應用的緊密融合。

以色列學者諾姆·拉塔爾認為,“新聞是藝術和科學的結合。新聞工作的藝術性表現在發現創作新思路,尋找報道新視角,探索問題新方案,開辟娛樂新途徑。新聞工作的科學性體現在使用各種分析工具,根據記錄和儲存人類活動的數據來支持并加工信息”。事實上,在新聞工作中,科學性的工作可以由機器人新聞活動完成,而藝術性的工作就必須依靠人類新聞活動。

在這個科技驅動發展的時代,人類要明確科技應用的邊界與規則。技術的先進性越強,人類對技術的依賴性就會越強。但是,缺乏人文精神,只問“有無科學依據”,不問“有無人文關懷”,人在科技的創造中就會被異化、邊緣化、原子化。沒有人文感的人工智能只是機器智能不是人類智能,甚至只能降低人類整體的智能水平。

無論何時,不論對新聞業,還是對所有行業,人文管方向,科技管方法,都是必需的。

(作者系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

2020年08月12日 10:19
836
脫貧攻堅的“中國經驗” 香蕉视频在线观看-亚洲精品国产在线观看-日本午夜成年在线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