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外社科 理論研究

新冠疫情對非洲國家糧食安全的影響

袁文坤

2020年07月09日 03:28

安春英
中國非洲研究院

在新冠疫情蔓延和世界各國采取“隔離經濟”硬核措施背景下,對非洲而言,糧食安全再度成為國際社會的熱點問題。對于非洲大陸的糧食安全問題,既要看近、看當下,也要看遠,即一定歷史時段的回眸。

一、非洲糧食安全問題的特點

2020年恰好是非洲國家獨立60年之際?;仡櫡侵迖要毩⒁詠?0年的發展史,可以看到:在非洲國家獨立以來10—20年,即20世紀60—70年代,包括農業在內的非洲國家經濟獲得了較快的增速,像科特迪瓦、喀麥隆、肯尼亞、塞內加爾、加納等農業國糧食生產達到了自給或基本自給。但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這種形勢發生了逆轉,農業增速降至1%以下,與此同時人口增長率仍保持在2.6%左右。整個80年代,撒哈拉以南非洲46個國家中有41國需要糧食援助。究其原因,與今年的糧食危機有很大的相似之處:一是自然災害原因(70年代末非洲之角連年旱災,今年也是非洲之角遭受蝗蟲災害);二是國際經濟環境,也就是貿易條件變差。當然,除了這兩個客觀原因之外,還有政策失誤的主觀原因。那么,為什么經過40年的發展,非洲國家的糧食安全問題再度凸顯呢?這與非洲糧食安全的兩大特點有關。

(一)長期性

在過去幾十年,盡管非洲國家始終堅持不懈地進行抗擊饑餓的斗爭,努力使人們獲得充足食物來維持活躍而健康的生活,但從圖1可以看出,非洲地區的糧食不足問題長期存在,糧食不足人口比例保持在20%至30%之間,也就是說,非洲地區每4—5人中就有1人處于饑餓狀態。

根據糧食安全信息網絡2020年初發布的《2020年全球糧食危機報告》,截至2019年年底,全球55個國家和地區的1.35億人經歷了嚴重糧食不安全,其中超過一半(7300萬)生活在非洲地區。因此,新冠疫情下的非洲糧食危機有其歷史的慣性因素。

(二)脆弱性

非洲國家糧食安全的脆弱性主要體現在:這些國家抵御各類外部風險的能力較低。一是極端天氣旱澇災害、颶風、蝗蟲等自然災害對農業生產會造成很大威脅。非洲國家小農戶在從事糧食生產時,不具備抗擊反常氣候的能力。例如,2019年3月4日,“伊代”和“肯尼斯”兩場颶風使莫桑比亞農業增長率為負增長2.1%;2020年初的非洲之角的蝗蟲災害,至少使東非8個國家農業發展受到影響,其中索馬里受蝗災影響尤甚,東非國家有近500萬人面臨糧食危機。二是非洲國家糧食自給率低,有相當一部分國家需要從國際市場上采購。國際市場中糧食供應狀況的風吹草動都會影響到非洲的糧食安全狀況。

二、新冠疫情影響下的非洲糧食安全情勢

非洲現正處于新冠疫情的社區蔓延階段,雖然對各國的影響程度不同,但正是基于非洲大陸糧食安全的長期性和脆弱性,它會加劇非洲各國的糧食供需矛盾。非洲糧食安全狀況惡化也因此成為不爭的事實。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World Food Program)首席經濟學家阿里夫·侯賽因(Arif Husain)對于新冠疫情下的非洲國家糧食安全狀況的判斷是:直到2019年底,“全球本就有1.35億人嚴重缺糧,再加上新冠疫情,2020年挨餓的人可能會再增加1.3億,”也就是說,到2020年年底,將有2.65億人面臨饑餓,比去年糧食不足人口會增加一倍。以非洲國家糧食不足人口占全球54%測算,預計2020年非洲大陸至少有1.4億人口處于糧食不安全狀況。

與以往全球糧食危機發生在供給側或需求側特點不同,新冠疫情下的糧食危機在供給和需求兩方面同時暴發。從供給側來看,世界主要出口糧食方基于新冠疫情的特殊形勢,發布了對一些糧食的出口禁令,如俄羅斯宣布到2020年6月將小麥等農產品的出口量限制在700萬噸以下;歐亞經濟委員會也發布消息稱,在6月30日前禁止從歐亞經濟聯盟地區出口黑麥、大米、葵花籽等糧食作物;占全球小麥出口3%的哈薩克斯坦已宣布實行出口限制。這些國家采取限制糧食作物出口的措施,產生的影響,推高了全球主要糧食的市場價格,總體增幅在8%—10%左右。而由于非洲國家谷物對國際市場依賴度很高,全球糧價上漲對非洲國家糧價有相當大的傳導作用。從圖2中可以看出,在南蘇丹首都朱巴,玉米和高粱在2020年1至4月價格持續走高。此外, 2月以來小麥和木薯價格也分別上漲了62%和41%。這會大大制約非洲國家糧食進口的支付能力。

從需求側來看,經濟下行會惡化非洲國家的糧食安全形勢。進入21世紀以來,在非洲大陸經濟良好增速的帶動下,非洲國家的糧食不足發生率呈現緩慢下降趨勢,但2015年出現了拐點,由最低點20.8%一直升至2018年的22.8%,這與非洲整體經濟增速變緩密切相關。2020年,在新冠疫情影響下,打斷了非洲國家艱難的恢復性增長態勢。據世界銀行于2020年6月8日發布的《全球經濟展望》指出,新興市場及發展中經濟體收縮了2.5%,撒哈拉以南非洲經濟增長率將從2019年的2.4%下降到2020年的-2.8%。經濟增速萎縮會直接影響和加大非洲國家糧食供應短缺狀況。從政府層面看,經濟下行使本來財政收支十分困難的非洲國家政府沒有更多資金用于從國際市場上購買主糧;從居民個人層面來看,經濟放緩和下行往往導致失業率上升和收入機會減少,從而削弱了家庭購買力,加劇了糧食不安全和營養不良狀況,其結果只能是“沒錢買不起”。

三、后新冠疫情時代解決非洲糧食問題的路徑

(一)投入

農業投資規模大、收效慢,且容易受到各種外部因素的影響。非洲國家農業資源待開發潛力巨大。據世界銀行估計,目前非洲有一半以上的肥沃土地尚未被開發,如莫桑比克、剛果(金)、馬達加斯加、贊比亞、蘇丹、南蘇丹、坦桑尼亞和安哥拉等國有2/3的可耕地尚未得到開發利用。非洲國家需要持續加大農業投入,像《非洲農業綜合發展計劃》所提出的,至少10%的政府預算用于農業部門,并努力實現農業國內生產總值6%的增速。農業發展需要有持續的強資金投入,用于改善農田基本水利設施,以增強抗御各種自然災害的能力。

(二)增產

提高耕作技術,提高主糧單位面積產量。以往非洲國家的農業增長主要靠擴大農業耕地面積來實現。但土地資源開發也是有限度的,若要持續達到高產出,需要綜合施策來提高農作物單產。

(三)減損

非洲多國在糧食生產、加工、儲運、消費等過程中浪費現象嚴重。關于減少農作物損耗問題,近年已引起農業專家的關注。2019年聯合國糧農組織發布的糧食農業狀況年度報告,其主題就是:減少糧食損失和浪費。據估計,在撒哈拉以南非洲,每年糧食損失量超過1億噸。這一數量可滿足約4800萬人一年的糧食需求。2010—2017年間,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谷物類糧食損失主要發生在農場收獲后的倉儲環節,糧食損失和浪費率分別是64%和59%,其他環節如運輸(19%)、加工和包裝(18%)、批發和零售等也有不同程度的糧食損失。

未來,非洲國家解決糧食安全需要綜合施策,既需要自身努力,也需要開展國際合作。


]]>

2020年07月09日 11:27
1228
亞洲經濟運行的現狀、挑戰與展望 香蕉视频在线观看-亚洲精品国产在线观看-日本午夜成年在线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