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研究 理論研究

沱江號子,鄉音絕唱一個時代的歷史見證

胡小文

2020年08月13日 02:11

刁覺民 李德富
方志四川

在美麗富饒的天府大地上,有一條美麗的大江,她起自三江聚首的金堂趙鎮,再從古城瀘州匯入滔滔長江。這條大江長達千里以上,她的名字叫沱江。

在那陸路交通艱難而漫長歲月,沱江水運就成了川西運輸的動脈!

于是乎,沱江船運日漸興盛,船家文化日漸繁榮!

就是這博大精深的船家文化,孕育出了“沱江號子”這朵美麗的奇葩。

其實,“沱江號子”就是沱江船工的勞動號子。千里沱江上的船工纖夫,讓號子,統一他們行船拉纖的步調;讓號子,激起他們搶灘涉險的英豪。

誰也不會否認,“沱江號子”是一種文化。它那或激越,或綿婉的音韻,它那包羅萬象的唱詞,它那緊貼情景的號子類型,形式是那樣的完美,內涵是那樣的深沉。

聽吧,“打河號子”,氣勢磅礴,聚力凝神?!皵蛋逄栕印?,字沉句穩,步如千鈞?!暗拱逄栕印奔贝儆辛?,奮力血拼?!皵]號子”掙灘成功,綿婉抒情。

如此美妙的唱腔,為何牽動船帆徜徉。

這,似乎是船工們的吶喊,中流擊水的英豪:

《十月懷胎》催人淚下;沿途風光即景抒情,山水旖旎;世態炎涼,述說著船工的辛酸;戲文演義唱盡才子佳人,帝王將相,市井凡夫,亂世草莽……

字字血淚的號子聲各得其妙:行船啟航時,纖夫們凝聚意氣,一聲“打河號子”震撼碼頭河灘;準備沖灘,激發銳氣,激越的“倒板號子”高亢激昂;掙灘徒中,勁足氣盛,步調一致,音韻悠長的“數板號子” 聲情并茂;掙灘成功,舒緩輕松,抒發船工心情的“櫓號子” 愜意綿綿,浪遏飛舟。

打河時,急頓有致;飛河時,氣凝神光;投水時,聲聚千鈞;數板時,聲調鏗鏘;櫓號子輕松喜悅,婉轉悠揚……

其律韻動人,音調粗獷。而不同的號子,既敘古話今,又鼓勁提神,既號令纖夫,又號令駕長。船工們靠號子激人昂揚,險灘急流,憑此橫闖。

千里沱江,浩浩蕩蕩,流域所在,富庶之鄉。傳承千載的沱江號子,以磅礴氣勢,深沉韻律,豐富內涵,彰顯了沱江水運事業的繁榮,船工搶灘涉險的驚心動魄以及艱辛。它反映了沱江流域的政治、經濟、文化、社會風俗和自然風光,也是探究流域歷史變遷、社會變革的活化石。

在陸路交通不發達的時代,內江的糖、自貢的鹽,都經水路從五鳳碼頭送往成都,成都的日用百貨則經小東路從五鳳碼頭運往川東,因此留下民謠:五鳳溪,一張帆,要裝成都半城鹽;五鳳溪,一搖槳,要裝成都半城糖。

隨著時代的變遷和陸路交通、航空事業的發展,這粗獷激昂、悠揚綿婉的民間音樂,即將成為千年絕唱,成為人們腦海中的不滅的印象。


]]>

2020年08月13日 10:10
627
從“駟馬橋”到“靈關古道” | 巴蜀文化的人文歷史符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