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研究 理論研究

從“駟馬橋”到“靈關古道” | 巴蜀文化的人文歷史符號

胡小文

2020年08月07日 07:40

易旭東
方志四川

官商仕賈,俠夫壯漢,走卒販夫。

以平等的視角,讓形形色色的舞劇上演。

唱的人,真性情;看的人,偉丈夫。

在“駟馬橋”,司馬相如不僅實現駟馬榮歸的夢想,并以此為起點,將中國的西南邊界推進到瀾滄江畔,漢武帝先后設置犍為郡、蛘舸郡、越西郡、沈黎郡、汶山郡、武都郡、益州郡等七郡,云南、貴州與廣西等地,納入漢王朝行政管轄之中,極大地影響到中國日后的版圖。

文化上,中國文化精英的“異代知音”。
“人生偶像”。書寫傳統文化里“才子佳人”的完美版本。
中國正史上記載的為數不多的“愛情喜劇”。
“漢賦超男”。繼大禹、“蜀泮”后,秦以來出川第一人。
“驕狂”“膽大”的人文性格,與巴蜀文化的“英雄崇拜”品性有關。
屈原往后到揚雄,除司馬遷以外的中國頭號百科全書式的文化巨星,華彩辭章,揚名京城,以一篇《子虛賦》,進而被召至京城,授職封官;以文人特有的藝術化、審美化的手段,“一聞”而非“一見”,“以琴心挑之”的傳情方式,用文心、文化之心、文圣之心獲得愛情。
“家徒四壁”的司馬相如,吸引卓文君的不是門戶,而是才情;豪商出身的卓文君,吸引司馬相如的不是財物,而是美色。愛情結合,才色之戀,一個神奇而浪漫的經典范例。

優雅時尚。
不管是境界的崇高,還是社會的世俗。
一生的“一夜情”、一世的“裸婚”。
現在決絕的BH女、21世紀的閃婚,比之相比,也顯得矜持。
究竟是古人生活豐富多彩?
還是現代人生活無深度可挖掘?
男人們苦惱于要腦殘的美女,還是要充滿智慧的丑女?女人們則在有錢卻霸道、沒錢卻溫柔的男人中做選擇題。網絡上,很多女人公然求包養,為了物質享受,寧愿做小三。
任何時代,真愛總是讓我們感佩。

愛情是基礎、出發點,延伸出親情、友情、鄉情、民族情。
“相如為之師,鄉黨慕其跡”。

四川自古多有辭賦大家,漢朝有司馬相如、揚雄、王褒,唐宋有李白、蘇軾、蘇轍;當代也有何開四、魏明倫、潘成稷等人。千年文脈,源遠流長。
精神上,勇于創造,首倡“非常精神”。
自勵自新。在《難蜀父老》一文中提出:“蓋世必有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后有非常之功。夫非常者,固常人之所異也?!敝枷蛟凇胺浅!钡暮诵?,在敢于為天下先,提倡首創精神。因此,強調“非?!敝?,在“異”于庸常。

借曉喻天子之意,打消漢武帝開邊的猶豫,堅定開邊的信心。闡明了和少數民族相處的道理,以親民的態度,成功地說服了眾人,使少數民族與朝廷合作,為開發西南邊疆作出了貢獻。

人生北向。得益于自我意識的強健和人格精神的勃發。
功名南延。體現政治智慧、人文關懷,樸素的民族平等思想。
首先,把少數民族看成是中華大家庭中的成員。
提出漢帝國的邊疆政策、少數民族政策的核心內容:強大而文明的漢帝國,肩負著懷柔四夷,以文明化四夷的歷史責任;帶給四夷的是先進與文明;方式是懷柔,也要控制的“羈縻”。

其次,以“非常之人,行非常之事”的大氣魄,來完成“國道工程”的任務。
獨特的精神標識?!峨y蜀父老》,以解答問題的形式,假想性地“以蜀父老為辭而己詰難之”,主題顯出銳進創新與因循保守,力求拓邊西南與維持西南現狀的兩大思想的戰略對決。
歷史前進、文化發展的內生動力。
異乎尋常的事物開始出現時,民眾可能會感到恐懼,及至獲得成功,天下便清平安樂;以大禹治水的精神鼓舞官民,說人民辛苦,大禹也辛苦,但合力創造了顯于萬世的美好功業。
創新創造。洋溢著強烈地域文化精神的個性人格。
思想亮點。在大時代風云激蕩之際,不跟風、不盲從,保持冷靜,自勵自新。
這,也是對“損民”“難成”說的有力批判。
“非?!钡男坌?、氣度,溫文安逸與活力新潮,深植于巴蜀文化與血脈之中。

還是中國文官制度的先行者、踐行者。
科舉考試,文人入仕的主要途徑。
制科入仕,特殊人才的主要通道。
為唐宋選拔“非長之才”的“制科”考試,不拘一格延攬人才,提供“模板”。
入仕濟世安邦,對中國文化精英、特殊人才具有超強的吸引力。
“終南捷徑”。頗深“相如情結”的李白,拒絕以科舉入仕,最終以詩歌而得到唐玄宗召見,近乎司馬相如經歷的重演。杜甫向唐玄宗獻《三大禮賦》,獲得待詔翰林之賞譽……

最符合身份、展示才情風流、契合個性特征。
得意時,以相如才情自詡。
失意時,以相如志向自勉。
君臣契合。文人與君王間,因共同的文學愛好而達成契合,一種精神上的默契,僅僅或主要憑借文學才能獲得官職,以文學寫作作為事業,中國文學開始以專業創作的形態運行的標志。
形成中國文學史發展的常態,開辟了稿費的文化傳統。
“相如情結”。艷羨司馬相如以“以琴心挑之”的超常手段,獲取美滿愛情的風流韻事;向往司馬相如以華彩辭章驚動天子,獲招引賞識的奇特仕途經歷。世俗生活、精神追求相結合。
作為一種理想追求、愿望情結,都幻想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
傳統中國,社會共同的“皇帝情結”;道德境界上,推崇孔孟,形成“孔圣情結”;文學藝術上,仰慕杜甫“致君堯舜上,再使風俗淳”的執著精神,積淀成“詩圣情結”。

“圣人情結”高雅,“相如情結”世俗。
前者由雅而偽,變成一種政治表態;后者因俗而真,實為一種人生需求。
“圣人情結”和“相如情結”并存。
一位心智健全的男人,自可標持安邦治國的雄心壯志,也不妨常將孔孟、屈原、杜甫,作為人生的楷模,但萬萬不可否認潛藏于心中的“相如情結”,否則便有虛偽作態的“裝嫌疑”。

“竊資無操”。不少專家學者認為,自西漢揚雄開始,歷代文人對司馬相如的婚姻多有微詞,指斥“琴挑”是“竊妻”,讓卓文君臨邛“當壚賣酒”,迫使卓王孫出錢是“竊貲”。
甚至舉例,蘇軾痛罵司馬相如為諂媚小人,赴卓氏之宴是“率錢之會”。
如今,“雨后春筍”般的自媒體,以“竊妻”“竊貲”為“源頭”,嘩眾取寵。
還原歷史。最早的《蜀王本紀》出自手筆。同為漢代大儒的揚雄年青時,就刻意模仿“不似從人間來”的司馬相如,只要一作賦便想模仿司馬相如,贊嘆:“長卿賦不似從人間來也!”

漢代蜀學的開創者。
李白也坦承從小就“私心慕之”,15歲就成司馬相如的忠實粉絲。
蘇軾的風流文章,也受益“得之于內”的教化之風。
樂觀包容。自勵自新,“非?!睔舛?。一段被蘇軾多次引用的話:“蓋世必有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后有非常之功。非常者,固常人之所異也?!?br/>不僅是年輕的蘇軾,巴蜀文化的精英,又何不如此。
蘇軾夢與司馬相如為隔代文友。

司馬遷寫《司馬相如列傳》時,全文收錄三篇賦、四篇散文。
班固在《漢書》中,稱他為“辭宗”。

魯迅先生也感嘆相如之賦,“卓絕漢代”。
小貶大崇。有不少專家學者引蘇軾中年的一些言論,斷定蘇軾對司馬相如為人,行文皆持否定態度。其實,不能只看對待司馬相如的態度之“皮”,還得探其崇仰仿效的“髓”。
蘇軾一生,被“圣人情結”和“相如情結”,交替折磨。
人來馬往?!办`關古道”上,熱鬧非凡。
“黑鐵時代”,從“靈關古道”,到“茶馬古道”,從土司到流官,從州治到縣治,“南方絲綢之路”必經之地,見證多種治理模式的交互變化,也見證歷代治理者迥異的胸襟、氣度。

直到20世紀50年代,因國道108線修通,變得人馬稀落。
慕名而來。不見昔日繁華,仍有不少徒步愛好者、歷史學家重訪古人足跡。
惹人注目。被磨得光滑的路石,最好的歷史見證,往來于古道上的軍隊、商旅之多,一路上印滿的馬蹄印,有時一個接一個,有時走一會,又是一個,深淺不同,大小各異。
一些地方道路狹窄,人馬只能重復前面的腳印走。
一天天,一年年,不知多少年月,多少馬幫行走,才會形成曠世之作。
2000多年后,踏上“靈關古道”,踩的依舊是大大小小的石塊。

下馬易履步行。有些牢固,有些破碎,忐忑而行。
路途的艱險,絲毫不亞于劫匪的兇悍。
雷雨的天氣,山谷中還能聽見悠遠的銅鈴、清脆的馬蹄聲響。
北緯28度,攀西高原的陽光,溫暖大涼山翻涌的云,留住小相嶺濕潤的風,滴滴匯聚的清泉,滋養了這片土地,崇山峻嶺間的靈關古道,回蕩著馬蹄鈴聲,美麗與歡歌,熱情與奔放……



仿佛從古老而幽暗的意識深處,穿越而來。
沉默的古道,滿布青苔。
忘記曾經的繁華、喧鬧,只有一片靜謐、無聲。

相同的空間維度,體驗不同的時間維度。
如今,邛崍市臨邛鎮有口“文君井”,當年卓文君與司馬相如賣酒之地。

一曲鳳求凰,貫穿一條街?!扒倥_路”,成都的一個重要地標,以司馬相如和卓文君之間以琴吟詩、以詩結好的愛情故事而定名。

如今,沙河北起北郊洞子口,沿金牛、成華、錦江三城區,逶迤而下,在市區東南下河心村歸流府河,全長22.22公里。美稱成都“生命之河”,與府河、南河并稱為成都“姊妹三河”。
飄蕩的是浮華,沉淀的是精華。

《鳳求凰》沒有失傳,失傳的是那種至誠至愛的性情,對待愛情的那種純粹和忠誠的態度。坐在角逐名利的漩渦里,帶著浮躁的心態,永遠讀不懂經典。

重要“節點”。

駟馬橋,左依“鳳凰山”,右傍“太陽鳥”,“金牛道”起點,見證卓文君與司馬相如“月夜私奔”“當壚賣酒”,從駟馬橋北上京都,送走鼓蕩大一統文化中國的夢想者與策動者,從駟馬橋南行“靈關古道”,迎回完成“一帶一路”的踐行者、宣傳者。

歷史具象,不可復制。

巴蜀文化的人文歷史符號。


]]>

2020年08月07日 03:45
633
領略蜀錦的傳承與淵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