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黨史黨建 理論研究

國家建構視域下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研究

胡小文

2020年07月27日 02:10

王宗禮
《西北師范大學學報》2020年第5期

近代以來,在面向現代化的歷史大趨勢下,如何在一個傳統的多民族國度中建構一個現代國家,一直是中國面臨的一個重大戰略問題。而中國建構現代國家面對的核心議題則是如何形成一個超越族際差異的共同的國家認同。黨和國家提出的“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戰略思想,為破解這一核心議題提供了新的方向,也為中國現代多民族國家建構的實踐進程提供了思想指引。

一 中華民族共同體:現代國家建構的族體基礎

“國家建構”是一個含義豐富的概念,不同背景和不同問題意識的學者常常在不同意義上使用它。有學者指出,在學術界,“國家建構”至少表達了以下三種不同的涵義:一是從無國家到有國家的過程,可進一步劃分成兩種情況:“原生國家”的形成過程和“次生國家”的形成過程;二是從傳統國家向現代國家的演變過程,比如主權國家的建立、民族國家的形成等;三是從“失敗國家”向“有效國家”的轉變過程。本文所講的“國家建構”主要取第二種含義,即認為國家建構是現代國家形成的過程。

對西歐來說,現代國家的形成實際上是從中世紀的封建割據狀態下形成現代民族國家的過程。許多研究國家建構的學者常常將西歐這一現代民族國家的形成過程看成是國家建構的一般道路,認為所有現代國家的建構過程都包含著兩個相互依存的過程,即民族建構和民主建構的過程。民族建構即形成一個統一的現代民族,它解決了國家建構的民族和疆域范圍的問題,實際上是確立了“一個民族一個國家”原則。正如霍布斯鮑姆所說:“‘民族’的建立跟當代基于特定領土而創生的主權國家是息息相關的,若我們不將領土主權國家跟‘民族’或‘民族性’放在一起討論,所謂的‘民族國家’將變得毫無意義?!泵裰鹘媽嶋H上是解決了現代國家統治的合法性問題,即一定的民族通過什么形式治理國家的問題,這一建構過程促成了資產階級民主政治的產生,形成了以“人民主權”原則為核心的資產階級政治制度體系。

很顯然,西歐以及北美的民族國家建構是基于特定的歷史發展過程而展開的,并不具有普遍性意義。但是,如果把西歐民族國家建構放在一個更為廣闊的歷史過程來看,西歐民族國家的建構過程無疑與其現代化過程同步,是自文藝復興、宗教改革運動之后歐洲影響深遠的理性化過程的一部分。從一定意義上說,現代民族國家建構,既是西歐現代化過程的政治后果,同時也是現代化得以展開的政治前提。正是因為西歐各國通過資產階級革命建立了現代民族國家,才有力地推動了西歐國家的現代化進程??v觀世界上其他國家的現代化進程,我們也可以得到一個普遍性的結論,即現代民族國家建構,是各個國家走向現代化的必要條件。馬克斯·韋伯從理性化角度提出了現代國家的幾個重要特征,即合法性、對暴力的壟斷、公共財政的確立以及科層制的組織形式等。在馬克斯·韋伯看來,只有形成了現代國家制度,現代化才有了可靠的保障。

中國的歷史發展過程與西歐國家不同,中國早在2000多年之前就已經建立了統一的多民族的中央集權制國家,盡管歷史上分分合合,但統一一直是中國歷史發展的主流,“大一統”也成了中國傳統政治文化的主要特征。進入近代社會以后,受帝國主義列強的侵略,中國陷入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中國面臨著“國將不國”的嚴重局面,國家失去了統合社會、維持秩序、保境安民等方面的能力,處于四分五裂、軍閥混戰的狀態。因此,對近代中國而言,國家建構就成了社會面臨的頭號政治任務。從清末以來,一些先進的中國人開始提出了立憲與民主的主張,提出了“中華民族”的概念,初步具有了建構現代國家的意識。直到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以后,我國才實現了人民解放、國家獨立,中華民族在歷史上第一次以現代國家的形象出現在世界的東方。但新中國建立以后,由于我們對現代國家內涵的認識不夠深入,加之當時特殊的社會歷史條件,我們更多地強調了國家的階級統治職能,而忽視了國家的公共管理職能,沒有自覺的國家建構意識,國家的制度化發展和主體性發展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導致國家建構的進程總體上滯后于國家整體事業發展的需要,各種形式的民族分裂主義活動、國家公共產品供給不足以及國家制度化、法治化水平不高等現象,都是國家建構滯后的突出表現。因此,國家建構依然是我國面向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新征程中必須面對的重大理論與現實課題。

盡管現代化的歷史進程決定了中國也必須建構一個現代國家作為其對內部事務進行排他性管理和參與世界事務的重要行動者,但中國的歷史發展、經濟社會條件、文化傳統迥異于西方國家,這就決定了中國的國家建構不能完全模仿西方式的民族國家建構路徑?!耙粋€民族一個國家”的民族主義原則既不符合中國歷史發展的邏輯,也與中國的現實國情相悖。事實上,在今天全球化的背景之下,各個民族、各個國家相互依存,人口和各種生產要素全球性流動,幾乎所有的國家都不可能成為單一民族、單一文化的國家,試圖建立一個單一民族的民族國家,也與世界發展趨勢格格不入。但現代國家建構必須要解決的一個突出問題是如何形成強有力的國家認同,這就要求國家內部要形成強大的民族凝聚力和向心力,國家要有整合全體社會成員的制度安排和文化政策。

面對中國到底應該建構一個什么樣的現代國家這一重大問題,學術界歷來有不同的認識。一種觀點認為,民族國家是當今世界唯一得到承認的現代國家形式,也是國際法和國際關系的主體,因而,中國現代國家建構就是民族國家的締造過程,而民族國家的主體就是中華民族,“中華民族是一個”,是“國族”,中國的國家建構必須加強中華民族建設;第二種觀點認為,中國自古以來就是統一的多民族國家,我國現行憲法也確認了這一事實,因此,中國的國家建構就是發展和完善多民族國家的各項制度;第三種觀點則認為,中國自古以來就是一個“偽裝成國家的文明”,因此,民族國家的國家形式并不適合中國,中國應該建構一個“文明型國家”。無論是哪種觀點,其核心指向都是要解決中國人的國家認同問題。由此可見,認同問題已經成為當代中國國家建構中的核心問題。

近年來,我國在深刻總結民族關系歷史和國家發展歷史的基礎上,洞察國家建構的重大現實問題,提出了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戰略思想。這一重大戰略思想,對解決中國多民族國家的認同問題提出了全新的思想,超越了長期以來在國家建構問題上的理論爭論。首先,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科學論斷,科學地解決了中華民族多元和一體關系問題的爭論。長期以來,在“多元”和“一體”的關系問題上,不同的學者強調的側重點各有不同,如有的學者認為“多元”是我國民族關系的實質內涵,作為“一體”的中華民族僅僅是一個“名稱”,而有的學者則認為“一體”才是中國現代國家建構要解決的核心問題,“多元”只是一個文化多樣性的問題,“一體”才是要害和實質。盡管費孝通先生提出的“中華民族多元一體”理論,為破解這一問題提供了強有力的思想資源,但圍繞著這一問題的理論爭論和思想分歧并沒有停止。中央民族工作會議提出的“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思想,從共同體的視角,闡明了由56個民族組成的中華民族大家庭,已經在長期的交往交流交融中形成了一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誰也離不開誰”的命運共同體,科學地破解了“多元”與“一體”的理論爭論。其次,“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思想,也是對中國現代國家建構族體基礎的科學回答。對于中國現代國家建構的族體基礎問題,學術界通常有不同的爭論,如不少學者從西方民族國家建構的歷史經驗出發,認為中國也必然要建構為一個現代民族國家,因而必須要首先建構一個與民族國家相適應的“國族”,即中華民族;也有人認為中國自古以來就是一個統一的多民族國家,這一點也得到了憲法的確認,因而不贊同“民族國家”的國家建構理念。中華民族共同體的理念既不是對中華民族整體性的單純強調,也不是簡單的“國族”概念,更不是只強調“多元”而忽視“一體”,而是從共同體的角度重新詮釋了中華民族的內涵,為中國特色現代多民族國家建構奠定了族體基礎。

二 中華民族共同體的多維內涵

如前所述,從國家建構的視野來看,在“一國多族”的現實條件下,要建構一個現代國家,必須優先解決各民族的團結和統一問題,只有國內各個民族實現了一體化,現代國家建構才是可預期的。中華民族在長期的歷史發展中,已經形成了一個穩定的共同體,這一點是任何人也無法否認的事實。中央民族工作會議明確指出,“多民族的大一統,各民族多元一體,是老祖宗留給我們的一筆重要財富,也是我們國家的一個重要優勢?!蔽覈髯迦嗣窆餐喸炝酥腥A人民共和國,都為中華民族形成和發展作出了卓越貢獻。他也說過,“我國56個民族共同構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誰也離不開誰的中華民族命運共同體。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是各民族大家的夢,也是我們各民族自己的夢?!边@充分說明,中華民族共同體,是我國現代國家建構的一個事實前提。由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格局到中華民族共同體,凸顯了中華民族的整體性、共同性和有機性。它表明,中華民族并不是由56個民族拼湊而成的,而是一個各民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誰也離不開誰”的有機共同體,是一個享有共同文化、共同利益,處于同一政治屋檐下的民族共同體。

(一)中華民族共同體是一個命運共同體

中華民族是在長期的歷史過程中形成發展起來的。歷史上,在今天中國的版圖范圍內曾經生活過許多民族,經過長期的民族交流和民族融合過程,有的民族消失了,有的民族與別的民族融合了。即便是漢族,在長期的歷史發展過程中也不斷融入了其他民族的成分才有了今天的面貌。

鴉片戰爭以來,中華民族才實現了由一自發的民族實體向自覺的民族實體的轉變。費孝通先生認為:“中華民族作為一個自覺的民族實體,是在近百年來中國和西方列強對抗中出現的,但作為一個自在的民族實體則是幾千年的歷史過程所形成的?!闭堑蹏髁x列強的入侵,使國內各民族面臨著空前嚴重的民族危機,才激發了中華民族的民族意識,促成了國內各民族人民的團結,各民族人民在反對共同敵人的斗爭中,在血與火的抗爭中,一致對外,使各族人民認識到中華民族是一個一榮俱榮、一損則損、休戚與共的命運共同體。

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之下,經過各民族人民的共同奮斗,推翻了壓在中國人民頭上的“三座大山”,實現了人民解放、民族獨立,中華民族才傲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經過社會主義革命和少數民族地區的民主改革,各民族共同進入社會主義社會,為中華民族的繁榮發展奠定了根本制度基礎。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中華民族大踏步地跟上了時代潮流,實現了快速的經濟社會發展,深刻地改變了中華民族的面貌。隨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各民族又不斷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共同奮斗,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展現出了前所未有的光輝前景。正如中央民族工作會議所說,我國歷史演進的這個特點,造就了我國各民族在分布上的交錯雜居、文化上的兼收并蓄、經濟上的相互依存、情感上的相互親近,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誰也離不開誰”的命運共同體。形象地來說,在這個命運共同體中,中華民族和各民族的關系,是一個大家庭和家庭成員的關系,各民族的關系是一個大家庭里不同成員的關系。

(二)中華民族共同體是利益共同體

在長期的歷史發展過程中,我國各族人民相互交流、互通有無、相互依存形成了共同的利益。歷史上,不同的民族在不同的地區發展了游牧、漁獵、農耕等不同的生計方式,各民族在長期的交流交往中早就形成了經濟上互惠互利、互補互濟的相互依存關系。我國長期歷史發展中形成的各民族分布格局,也決定了各民族之間必然是一種利益上相互依存的共同體。中央民族工作會議指出,民族地區集“六區”于一身,是我國的資源富集區、水系源頭區、生態屏障區、文化特色區、邊疆地區、貧困地區,而漢族地區相對發展程度高、經濟技術相對先進,與少數民族地區之間有很強的互補關系。新中國建立70年以來,我們充分發揮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制定并落實了“全國一盤棋”的發展思想,漢族地區和少數民族地區各展所長、共同發展,使各民族之間的利益相關性大為增強。隨著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建立,全國性的共同市場逐步發展,各民族之間的共同利益不斷增長。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黨和國家高度重視少數民族地區的發展,各種形式的“對口支援”成效顯著,東部地區產業轉移步伐加快,內地與邊疆的互利關系進一步加深,中華民族利益共同體不斷發展。

(三)中華民族共同體是文化共同體

在社會學意義上最早使用“共同體”概念的是德國社會學家滕尼斯。滕尼斯將共同體分為:血緣共同體、地緣共同體、精神共同體。滕尼斯認為,“血緣共同體作為行為的統一體發展為和分離為地緣共同體,地緣共同體直接表現為居住在一起,而地緣共同體又發展為精神共同體,作為在相同的方向上和意義上的純粹的相互作用和支配?!焙茱@然,中華民族共同體已經不是一個血緣共同體,也不僅僅是一個生活在960萬平方公里上的地緣共同體,它更重要的是一個精神或文化的共同體。在長期的歷史發展中,各民族文化相互交流、相互影響、相互滲透,已經形成了共有的中華文化。有學者考證,我國文化寶庫中的詩經、漢賦、唐詩、宋詞、元曲、明清小說,既有大量反映少數民族生產生活的作品,也有大量少數民族作者的創造。藏族的《格薩爾》、蒙古族的《江格爾》、柯爾克孜族的《瑪納斯》,并稱中國少數民族“三大英雄史詩”。在列入《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的中國項目中,少數民族的占到三分之一。新中國成立70年來,這種文化的共同性得到了進一步發展,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的主流意識形態不斷發展壯大,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深入人心,以愛國主義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改革創新的時代精神構成的中國精神已經形成。我們完全可以說,中華文化是中國各民族的共同創造,它已經形成為一種具有強大包容性的整體性文化。

(四)中華民族共同體是政治共同體

政治共同體是以共同的政治利益為基礎,具有共享的政治機構的人們構成的社會集合體。美國政治學家亨廷頓認為,政治共同體以種族、宗教、職業和共同的政治機構為基礎,它有三個要素:對政治和道德規范的某種共識;共同的利益;體現道德一致性和共同利益的政治機構及政治制度。中國自秦漢以來就是一個統一的多民族國家,各族人民長期生活在統一多民族國家的框架內,有著共同的政治文化傳統以及以這種政治文化傳統為基礎的政治認同,特別是新中國建立70多年以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發展道路和政治制度體系得到了各民族人民的廣泛認同,以人民代表大會制度、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基層群眾自治制度為主要內容的基本政治制度,有力地保障了各族人民當家作主,各族人民在政治生活中有著共同的價值、共同的規范、共同的利益以及共治的實踐,已經形成一個實實在在的政治共同體。

很顯然,中華民族共同體是一個客觀實在,而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則是人們的主觀認知,中華民族共同體這一客觀實在如果不能反映到人們的主觀意識當中,各民族成員就不可能產生對中華民族的認同,也就難以產生共同的國家認同,現代國家建構也就成了一句空話。因此,培育和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是自在的民族共同體向自覺的民族共同體轉變的關鍵。

三 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維系中華民族國家認同的根本紐帶

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核心在于增強各民族及其成員的國家認同。國家認同是現代國家形成的心理基礎,無論一個國家內部包含多少多樣性的“次級組織”或“次級單位”,要想構建一個統一的現代國家都必須形成統一的國家認同。

認同是指主體對客體基于心理認可而產生的歸屬和贊同,同時具備“認同感”和“認同行為”兩重內涵。國家認同就是一國全體國民在長期的歷史發展過程中形成的對自己國家的歸屬感和心理依賴感,它是國家內聚力和政治整合的基本前提。20世紀中葉以來,人類的政治生活和國家建構越來越體現出認同政治的特征,一國民眾對政治系統和政治治理的廣泛認同已經成為政治系統和政治治理有效運轉的重要前提。國民對國家的認同是現代國家的“生命所在”,決定著現代國家的合法性來源,進而決定著國家的繁榮和社會的穩定。因此,在全球化場域中,催生和鞏固民眾對國家的認同成為現代國家建構的常規內容和基礎性工程。對于單一民族國家而言,國民的民族認同與國家認同完全重疊,一般不存在沖突和差異。然而,對于多民族國家而言,民族認同與國家認同這兩個根脈相通的孿生體并非完全重疊,而是處于既對立又統一的辯證關系之中。一般而言,社會成員通常會在國家認同和本民族認同之間保持一種協調,但在某種特定的環境和情境下也有可能將自己的民族認同提升到國家認同之上,造成民族身份認同和國家認同之間的沖突,從而危及到國家的統一和穩定。由于多重因素的影響,當今世界多民族、多種族、多宗教共存并立乃是現代國家的常態,即便是歐洲早發內生型民族國家,在全球化、現代化和城市化的時空場域中,民族成員跨國界流動和遷移致使其種族成分也不再單一。因國家民族成分的多族化而產生的民族認同與國家認同之間的二元結構張力,也讓亨廷頓產生了深沉的“憂慮”或“困惑”,當今世界眾多國家,無論是成熟的抑或新型的民族國家都難以置身事外。

作為現代國家的核心癥結,如何彌合多民族國家內部民族認同與國家認同之間的張力,實現民族差異性與國家統一性和諧共存于民族國家建構的場景內,不僅僅是學理上的重要研究課題,也成為考驗人類政治智慧和政治實踐的最大難題。從當代多民族國家政治實踐來看,一個國家能否成功地培育和強化國民對國家的認同,不僅取決于該國的歷史文化傳統、民族關系格局、外部環境等先賦性條件,更取決于一個國家針對多族化現實的國家制度設計、國家結構體系、民族政策等自致性因素。威爾·金里卡就多民族國家中的認同構建概括了三種策略,羅爾斯主張從“公民個體”的視角來構建一種以“公民權利”為核心的公民認同,哈貝馬斯則提出用“憲法愛國主義”來替代傳統的“民族主義認同”的主張。概言之,關于“我們是誰”這一問題的探討逐步成為當代國內外學術界研究的熱門話題,在政治實踐中如何成功實現民族認同與國家認同和諧共生,構成當代政治哲學的核心議題,也是當代民族國家建構的重要使命。

從歷史上看,國家認同既有穩定的、結構化的一面,也有動態變化的一面,沒有哪個國家能一勞永逸地解決國家認同問題。查爾斯·蒂利就曾指出,“快速的社會變革損害了團結和承諾”,曾經一致的身份分裂成各種各樣的碎片,“而它的康復只能通過緩慢的、痛苦的適應,通過有感召力的重建,或者通過強有力地施加新的控制”。對中國這個多民族國家而言,當下又處在急劇轉型的關鍵時期,國家認同構建更是一項強基固本之工程且任重而道遠。黨和國家基于我國統一的多民族國家的基本國情,指出要“以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為主線做好各項工作”,為我們在新時代背景下推進我國民族國家認同構建指明了政治方向也提供了理論上的指導。中華民族共同體是現代中國國家建構的族體基礎,這一地位決定了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是建構中國特色現代多民族國家的關鍵環節,也是維系國家認同的情感紐帶。

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是各民族及其成員對共同命運、共同利益、共同文化、共同政治生活的集體意識的總和,它既是“中華民族共同體”這一客觀現實在人們頭腦中的主觀認知,是人們在社會實踐中對中華民族共同體的認同、評價和行為取向,也是在長期歷史發展中中國人民形成的集體記憶和歷史經驗。它既是中華民族在長期的歷史發展過程中積淀而生成的,同時也處在一個不斷的理性建構過程之中。這種基于各民族認同又超越各民族認同的共同體意識,是涵養國家認同的深厚心理基礎,是形成和強化國家認同的根本紐帶??v觀世界各個多民族、多種族、多文化的國家,無不把培植共同的國家認同、民族特性作為國家建構和國家鞏固的基礎性工程來抓。在當今世界民族主義盛行的背景下,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增強各民族群眾的國家認同,是超越不同民族文化差異、超越族裔民族主義羈絆的必然選擇,也是現代中國國家建構的核心議題。著名日裔美籍學者福山認為,國家建設是創建有形的機構,民族建設是創建民族認同,而民族建設是國家建設成功的關鍵,直達國家的核心內涵。同時,民族認同建設要把依賴國家權利自上而下的政治行為與自下而上的自發行動組合起來,相互之間必須要有某種互補性,由此建構起來的民族認同才會生根發芽。福山所說的民族建設,具體到中國就是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要在尊重多元的基礎上強調中華民族的整體性與統一性建設。我國統一多民族國家的基本國情為民族認同與國家認同并存提供了時空場景,也為我們通過建立包容性政治整合實現“多元”層次民族對“一體”層次民族的認同進而達到現代國家的有效建構提供了現實基礎。齊格蒙特·鮑曼指出,共同體“就像是一個家,在這樣的共有家園里,共同體成員才會有安全感、獲得感和歸屬感,也才會匯聚起向心力、凝聚力和感召力。在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格局中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加強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這不僅是全球化場域中凝聚全民共識的基本政治框架和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重要基石,也是中國特色現代多民族國家建構的內在訴求。

四 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著力點

在新時代背景下,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對現代中國國家建構至關重要。經過一百多年的不懈探索和艱苦奮斗,中國人民踏上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征程。今天,面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加強以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為核心的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構筑一個具有強大凝聚力的中華民族共同體,無疑是構建具有中國特色現代多民族國家的必由之路。

(一)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集中統一領導是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政治保障

歷史已經并將繼續證明,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是我國民族工作成功與否的關鍵。新中國成立七十多年來,不論是中國經濟快速發展和社會長期穩定兩大奇跡,還是中華民族實現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歷史飛躍,都以無可辯駁的事實證明,中國治理的成功秘鑰正是源于中國共產黨集中統一領導的顯著優勢及其釋放出來的制度活力。中國共產黨自成立之日起,就以“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與“國家富強和人民富?!睘榧喝?,肩負起了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歷史使命。以毛澤東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帶領全國各族人民完成了新民主主義革命,以實際行動解答中華民族究竟走向何方之迷思;新中國成立后,中國共產黨又帶領全國各族人民開始摸索中華民族如何通向現代化之道路。經過70多年的建設、改革和發展,我國不僅實現了經濟社會快速發展,而且實現了各民族的共同團結、進步和繁榮。甚至過去長期處在漁獵經濟、刀耕火種發展階段的少數民族也已步入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快車道。黨的十八大以來,國家把“讓各族人民過上好日子”作為我們黨的執政所向,作為我們一切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我國扶貧攻堅取得歷史性的成就,各少數民族特別是邊疆少數民族生產生活水平大為改善,有力地縮小了區域差距和民族差距,民族關系不斷改善,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提供了堅強保障。歷史和現實均已表明,只有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集中統一領導,才能保證我國的民族團結和國家統一,才能不斷增強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

(二)加強中華民族共同體“本體”建設

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是各民族成員對中華民族共同體本體的認知與反映。加強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促成中華民族共同體新的自覺自強,是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內在要求,否則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將會成為無本之木、無源之水。新中國的成立,標志著現代國家在中國正式誕生,“但我們也必須謹記:并不是國家建立了,民族內涵就會應運而生?!敝袊F代國家建構進程尚未完結,其突出表現便是未能實現有效整合民族認同與國家認同之間存在的內在張力。中華民族作為一個實實在在的民族共同體已形成,但由于諸多歷史和現實因素導致其在發展過程中還存在諸多不完善、不完整和不成熟,是一個有待建設和發展的共同體。

中國自古就是一個統一的多民族國家,這一歷史文化遺產既為中華民族建構提供了寶貴的社會政治資源,也對中華民族建構提出了諸多挑戰。中國的現代國家建構是在各族人民謀求國家獨立與民族解放、共同御敵抗辱的社會歷史條件下開啟的,特殊的歷史場景決定了中國的現代國家建構必須首先考慮的是國家建構:實現國家的主權統一、領土完整、法律制度體系的形成、公共權力機關的建立等,即實現國家壟斷著疆域內對稅收、暴力的合法使用,也就是吉登斯所指出的“內部的綏靖”。另一方面,中華民族作為“自在實體”雖早已存在,但向“自覺實體”的演化則是近代的事情,且激發這一演化的動力主要源于外部。從歷史進程中可知,這一外力主要是被外族入侵所激發出來的,對自覺的感悟與體認是在共抗外辱過程中所逐步形成的。姜義華分析到,20世紀初,中國民族主義的三次高潮均源于外來的強烈刺激。外力消退之后,相比較而言,中華民族共同體的內部鞏固機制有待進一步完善,內部驅動力與凝聚力也有待進一步發掘,共同精神信仰、共同價值取向等意識需要進一步培育。因此,加強以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為核心的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這是促進中華各民族大團結的情感依托,是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事業的內在要求,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根本前提。

(三)堅定道路自信,走中國特色解決民族問題的正確道路

人類政治文明發展史告訴我們,世界上不存在完全相同的政治道路,更不存在適應一切國家發展的制度模式?!拔镏积R,物之情也?!蔽覀儽仨毩⒆阒袊鴮嶋H,走中國特色解決民族問題的正確道路。中國特色解決民族問題的正確道路,是中國共產黨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與解決中國民族問題實際相結合的結晶,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中華各族人民在長期實踐中探索和總結出來的寶貴經驗。在全國民族團結進步表彰大會上,我國對中國特色解決民族問題的正確道路做了進一步闡釋,將其高度概括為“九個堅持”,這是新時期我國民族工作必須堅持的指導思想和總方針,是治理民族問題的中國道路,更是我國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根本遵循。切實增強走中國特色解決民族問題的正確道路的自覺性與自信心,對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具有十分重大的現實意義。

準確把握我國統一的多民族國家的基本國情,為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提供現實依據。我國多民族和大一統的基本國情與“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格局緊密契合,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就是在尊重多元的基礎上凝聚一體意識,加強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這是中國民族國家建構的必然路徑選擇。堅持馬克思主義民族理論中國化,為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提供科學理論指導。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就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方面形成的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為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提供了方向和指導。

同時,我們也要加快新時代民族理論學科體系、學術體系和話語體系建設,推動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實踐取得新進展新突破。堅持和完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做到統一和自治相結合、民族因素和區域因素相結合,為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提供制度保障。實踐證明,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符合我國國情,保障了少數民族的各項權利,促進了少數民族地區各項社會事業的全面進步,鞏固和發展了平等團結互助和諧的社會主義民族關系,保證了中國特色解決民族問題始終走在正確的道路上。堅持促進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為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凝聚人心?!敖涣魇且话愕纳鐣后w特別是政治共同體的粘合劑?!苯煌涣鲿尮餐w成員共同思考、共同分析、共同行動,形成互嵌式社會結構從而達到交融,形成共同體感,也即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堅持加快少數民族和民族地區發展,為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夯實物質基礎。發展是解決民族地區各種問題的總鑰匙,實現各民族共建共享社會主義現代化發展成果是培育與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關鍵。堅持文化認同是最深層的認同,為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提供精神家園。文化是民族團結之根、民族和睦之魂。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革命文化、社會主義先進文化是培育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精神紐帶,也是培育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重要策略之一。堅持各民族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這是民族工作在法治建設方面形成的寶貴經驗,要依法治理民族事務,推進民族事務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堅持在繼承中發展、在發展中創新黨的民族政策,為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提供政策保障。在多民族國家,民族政策直接關系到民族關系和民族間的交往交流交融,在民族工作實踐中發展、創造黨的民族政策,既為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奠定情感根基,也彰顯著治理民族事務的中國智慧。堅持加強黨對民族工作的領導,這是實現民族事務治理現代化的根本保證,是開辟“中國之治”新境界的關鍵,是在國際比較中已證明了的中國智慧和中國優勢。


]]>

2020年07月27日 10:07
785
深刻把握長征精神的豐富內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