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訪談 新聞中心

辯證對待成渝地區產業同質化競爭

宋揚

2020年08月03日 02:10

四川日報 2020年7月30日07版

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的目標之一,是建設具有全國影響力的重要經濟中心。產業是經濟之本,推進產業協作是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的重中之重,但由于兩地資源稟賦、區位條件大致相當,加之歷史原因,產業發展面臨同質化挑戰。怎樣看待產業同質化問題?在全球產業鏈深度重構背景下成渝地區如何推進產業協作?近日,本報記者采訪了省內外知名專家。

現狀

成渝地區面臨產業發展同質化挑戰

●四川和重慶在全國具有比較優勢的行業中有9個重疊,分別占四川、重慶比較優勢產業的47%和75%

●兩地在集成電路等細分領域存在同質化競爭和資源錯配現象,尚未形成跨區域產業聯動協同發展模式

●經濟一體化不夠導致產業同質化問題突出,一體化有利于分工協作,分離化則會導致同質化惡性競爭

記者:四川和重慶,兩地資源稟賦、區位條件大致相當,加之歷史原因,均形成了以電子信息、裝備制造為主導的工業體系。一種普遍看法認為兩地產業存在同質化競爭,真實情況是什么?

丁任重:不久前,我們對兩地的產業進行了調查分析,結果顯示,四川和重慶優勢產業大類重疊度高。我們以2018年規模以上工業企業主營業務收入為指標,發現四川和重慶在全國具有比較優勢的產業分別為19個和12個,其中9個產業重疊,分別是鐵路船舶航空航天和其他運輸設備制造業、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燃氣生產和供應業、非金屬礦采選業、印刷和記錄媒介復制業、非金屬礦物制品業、醫藥制造業、水的生產和供應業、通用設備制造業。它們占四川比較優勢產業的47%,占重慶比較優勢產業的75%。兩地的制造業結構趨同,在集成電路、新型顯示、智能終端、新一代信息技術、汽車制造等細分領域存在同質化競爭和資源錯配現象,尚未形成跨區域產業聯動協同發展模式。

王小廣:競爭主要在成都和重慶兩城之間。從產業分工與關聯看,兩城過去的確存在產業同質化競爭問題,導致經濟獨成體系而聯系偏低。同質化競爭“你有的我也要有”,從而加深一些產業的同質化程度,使兩城的經濟更加獨立,也影響成渝地區整體效應的形成。這是我們打造“第四極”必須克服的短板。

記者:是什么原因導致同質化競爭或者產業聯系不高?

王小廣:除了我們知道的資源稟賦、地理距離和歷史原因之外,我認為是經濟一體化不夠才導致產業同質化競爭問題突出,因為一體化發展有利于分工協作,分離化則會導致同質化惡性競爭。所謂一體化發展,就是資金、資源、勞動力等各種生產要素在兩地間充分大量地流動,形成“同城化”效應。緊密的交通聯系、有機的產業與服務聯系或分工就能形成疊加效應,“1+1>2”就是因為疊加效應明顯,相反,“1+1=2”就是缺乏經濟聯系,只存在一般性聯系,而未形成有機的發展依存性。

導致產業聯系不足的客觀原因,首先是交通與經濟融合度不夠,降低了產業分工協作效應。如汽車行業,成都背靠8000多萬人的內部大市場,有明顯市場優勢,還可作為生產加工中心或銷售服務中心向整個西南地區輻射;重慶是全國汽車重要生產基地,但對成都市場與服務的依存度較低,各具優勢的雙城卻難以有機整合形成整體優勢。產業分工的基礎是市場與產業關聯,是市場的一體化和生活的同城化,但由于長期以來交通條件所限,成都與重慶經濟聯系并不緊密,結果當然是產業分工協作受阻。

其次,從區域聯系看,成都與重慶經濟獨成體系、聯系偏低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兩城之間缺乏“紐帶”、缺乏過渡區,即“中部塌陷”問題。成都與重慶在經濟發展水平上具有同級性,無法直接形成分工,不像北京在京津冀、上海在長三角都處于區域最高級,其他關聯城市處于次級、再次級,城市間存在自然的產業分工。相距300多公里的同級的兩個大城市要形成疊加效應,只有通過很多中間城市串起來,形成一個發展鏈條,把兩個中心城市緊密地耦合在一起,你依賴我,我依賴你。如果距離遠、中間城市發展不足,那么這種強聯系就難以形成。

看法 應辯證看待同質化現象

●產業發展不管同質化還是差異化,只要是公平競爭中市場作用的結果,就應當寬容審慎、客觀理性地看待

●兩地規模工業總量僅相當于京津冀的72.7%、長三角的25.4%,在全國產業發展格局中缺乏綜合競爭優勢

●過去兩地的同質發展雖有缺陷,但為我們參與大市場競爭奠定了產業基礎

記者:同質化包括同質化競爭和產業同質化。我們應該怎樣看待同質化競爭和產業同質化?

賈康:在經濟發展過程中,不同地域之間的競爭有可取之處。中國之所以持續數十年高速發展,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不同行政區域之間的競爭和其中比較優勢的發揮。某種意義上說,競爭是經濟提升質量轉型升級的催化劑。但過度的同質化競爭會造成資源浪費、效率不高等問題。推動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兩地必須正確面對同質化競爭。

產業發展,不管是同質化還是差異化,只要是公平競爭中市場作用帶來的結果,我們就應當以寬容審慎、客觀理性的態度看待和分析,不必著急排斥或者否定。產業同質化并非絕對不好,如果是市場力量使然,對解放生產力、發展生產力有幫助,就可以因勢利導,順其自然。

丁任重:應當辯證看待同質化。如果目光和市場僅放在四川和重慶兩地,過去兩地的競爭確有同質化問題,但完全同質的產業并不多。比如同樣是智能終端,富士康在重慶布局筆記本電腦,在成都則生產平板電腦和手機,產品線不同?,F在推動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是在西部形成支撐和帶動全國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增長極,既參與國內大循環,也要參與國際國內雙循環,那么從全國來看川渝的產業,盡管門類齊全、基礎實力雄厚,但主要矛盾仍然是發展不足。兩地規模工業總量僅相當于京津冀的72.7%,長三角的25.4%,在全國產業發展格局中缺乏綜合競爭優勢,即使被認為同質競爭最激烈的電子制造業,總規模也不足江蘇一??;汽車產量雖占全國13%左右,但產值僅8%,單車均價和利潤均低于全國平均水平??梢赃@么說,過去兩地的同質化競爭雖有缺陷,但為我們參與大市場競爭打下了一定產業基礎。

面向未來,四川加快構建工業“5+ 1”、農業“10+3”和服務業“4+6”現代產業體系,著力打造電子信息、裝備制造、食品飲料、先進材料和能源化工五大支柱產業。重慶推動汽車產業、摩托車產業、消費品產業、生物醫藥產業、材料產業、裝備產業、能源產業等支柱產業迭代升級,深入推進智能制造,壯大“芯屏器核網”全產業鏈,建設“云聯數算用”要素集群,推動先進制造業和現代服務業融合發展。盡管從分類上看兩地產業有重合部分,但由于工業基礎不同,產業的發展重點其實也不同。以電子信息大類產業來看,其中細分產業眾多,每一個細分產業鏈條長短不一,如果我們整合協作得好,優勢互補、分工協作做優做強產業鏈條,可以抱團出擊搶占更大市場份額,也可以放大規模優勢,形成集聚效應。

協作 優勢互補揚長避短錯位發展

●推動兩地產業積聚成群,實現生態群落式的互補和融合,形成一種更綜合的產業鏈關系

●錯位發展要體現各自優勢特色,實現優勢互補協作發展,實現各種資源利用最大化,跨界發展新產業新業態

●共同做大成渝地區的區域優勢產業,著力于協同延長產業鏈,擴大區域內產業分工,提升區域內部配套水平

記者:怎樣才能在未來發展中避免同質化,加強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的產業聯系?

賈康:充分發揮市場作用,促進成渝地區產業間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避免低水平的同質化。許多產業,兩地都不可能在自己的行政區域內將所需要素作“一網打盡”式組織與控制,必須借助外力,既積極“走出去”,又歡迎其他市場主體“走進來”,推動兩地產業積聚成群,實現生態群落式的互補和融合,形成一種更綜合的產業鏈關系,實現高水平的、協調的經濟和產業一體化,尋找伙伴式共同發展、共贏發展的機會。

丁任重:在國際貿易保護主義思潮和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的背景下,全球產業鏈深度重構已不可避免,對產業鏈的爭奪將重塑世界經濟地理。成渝地區處于內陸,經濟承載能力強,是下一步我國產業鏈布局的重點區域,需要通過優勢互補、揚長避短、錯位發展來高效支撐國家經濟安全。如此,就能有效避免同質化競爭。

錯位發展應該有三個原則。一要體現各自優勢特色,對目前四川和重慶各自比較優勢顯著的產業,比如四川的晶硅光伏、白酒、釩鈦稀土、文旅,以及重慶的摩托車、微型計算機設備等,應幫助它們以現有產業布局為基礎,集約集聚做強做大。二要實現優勢互補協作發展,加快構建高效分工、有序競爭、相互融合的現代產業體系。對共同的優勢產業領域,加強產業鏈各環節的協同配套優勢互補,協同打造一批支柱產業,聯動發展一批優勢產業,錯位培育一批新興產業。同時按照高端化、智能化、綠色化、服務化的要求,力促傳統產業轉型升級。三要實現各種資源利用最大化,用更優化的營商環境,吸引產業、人才和創新要素流入,讓市場對生產要素流動和資源配置起決定性作用。

錯位發展還要將新產業、新業態跨界發展體現其中,積極布局人工智能、大數據、5G、氫能等若干新興產業,立足全球趨勢、國家戰略和成渝地區信息經濟基礎優勢,在產業戰略必爭領域形成獨特優勢,掌握未來產業發展主動權。與此同時,加速“傳統產業+互聯網”轉型升級,充分發揮國家數字經濟創新發展試驗區先行先試優勢。

記者:具體到電子信息和汽車產業有什么建議?

丁任重:這是我們的區域優勢產業,應當共同做大,著力于協同延長產業鏈,擴大區域內產業內部分工,提升區域內部配套水平。在電子信息產業領域,應推動川渝強強聯合,在全球范圍內吸納集聚要素資源,通過頭部企業和重大項目引領帶動產業鏈、價值鏈向高端邁進,打造世界級電子信息產業集群。在汽車摩托車產業方面,應整合川渝資源,打造全國領先、全球重要的汽車研發基地。共建汽車產業跨領域創新融合示范區,重點面向智能網聯、擬人駕駛、氫燃料汽車、分布式驅動、汽車線控、汽車大數據等領域開展協同創新,對接重慶打造川渝汽摩配件走廊,打造世界級汽車產業基地。

破題一體化發展是關鍵

●政府應從大局出發,對涉及跨域發展的事項、產業政策和技術經濟政策等進行充分交流,相互啟發

●建立互利共贏的稅收分享機制,從頂層設計上掃除因地區間稅收利益博弈帶來的障礙

●加快推進成都和重慶雙城經濟一體化發展,才能在兩省市之間形成強大的“1+1>2”的整體效應

記者:產業政策之外,還有一些體制機制方面的問題在阻礙產業的協調發展。

賈康:川渝兩地的各級政府首先要積極處理因行政區域的劃分而帶來的各種障礙和問題。比如探索經濟區與行政區適度分離,就是要在跨行政區域范圍內更好地推動和實施要素的優化組合及合理流動。具體來說,兩地政府應在尊重各自行政管轄權的前提下,從大局出發,對涉及跨域發展的事項、產業政策和技術經濟政策等進行充分交流,相互啟發。

丁任重:建立互利共贏的稅收分享機制,鼓勵企業和要素流動,這是體制機制方面最難突破的領域。應促請國家相關部門從頂層設計上掃除因地區間稅收利益博弈帶來的障礙。兩地也可以建立互相認可的稅收分享機制。

記者:在區域發展戰略中突出成都向東、重慶向西已是共識。產業政策的實施離不開空間的合理布局,還有什么需要注意?

丁任重:四川方面已經提出以“一干多支”發展戰略來支撐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其中各區域也應錯位發展。尤其成都平原經濟區要與重慶相向發展,形成成都——成德眉資同城化——成德綿遂資眉樂雅一體化三層次的區域空間層次;在毗鄰地區有四川6市17縣(市、區)和重慶13個區(縣),更應率先融合發展。

共建一小時經濟圈。突出高鐵建設,使一小時經濟圈覆蓋半徑從高速公路時代的100公里擴大到高鐵時代的300公里。以5G商用為切入點加強通信產品生產和智能化制造水平,探索在新基建領域的一體化推動機制。

王小廣:我尤其關注成都和重慶的一體化發展。國家正在制定有關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的新規劃,目標是使該地區極化效應不斷放大。而加快成都和重慶的經濟一體化發展,是強化成渝地區極化效應的根本途徑。只有加快推進成都和重慶雙城一體化發展,才能在兩省市之間形成強大的“1+1>2”的整體效應,才能真正發揮“第四極”在我國經濟發展中的作用。

針對目前存在的問題,成都和重慶都應該調整城市規劃,以加強成渝雙城交通聯系為中心,促進成渝生產、生活要素全面市場化,核心是加大成渝雙城間的交通密度和多樣性,在成渝雙城之間規劃和建設高密度綜合交通網,爭取“十四五”期間再將交通網絡密度提高一倍。

二是在成渝雙城之間規劃建設“產城基”一體的發展走廊,促進雙城中間帶“隆起”。探索融基礎設施、產業發展與城市生活為一體的新區域合作模式,總體定位應促進兩地以高科技、智能制造業為主的高端制造業和相關服務業向該區域集群發展,形成跨地區一體化發展的中間新興城市帶。一旦強大的中間發展帶形成,雙城融合就會上升到新的高度。

]]>

2020年08月03日 10:10
791
專訪許倬云:我不固守于任何學科或任何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