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追蹤 新聞中心

彌合數字鴻溝 推動數字經濟發展

楊雨霖

2020年08月07日 03:38

馬述忠 房超
光明日報

《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三卷中,多處都提到了數字經濟,既涉及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也涉及合力打造高質量世界經濟。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各國應該把握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帶來的機遇,加強數字經濟、人工智能、納米技術等前沿領域合作,共同打造新技術、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并強調,“通過發展數字經濟、促進互聯互通、完善社會保障措施等,建設適應未來發展趨勢的產業結構、政策框架、管理體系,提升經濟運行效率和韌性,努力實現高質量發展”。數字經濟是世界經濟發展的主要方向,而數字鴻溝是廣大發展中國家提升自主發展能力的一個重要阻礙。在《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二卷中,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著力解決發展失衡、治理困境、數字鴻溝、分配差距等問題,建設開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贏的經濟全球化”。在當前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的背景下,數字鴻溝引發的各類經濟社會問題愈發凸顯,彌合數字鴻溝刻不容緩。

1.數字鴻溝的形成與表現

《共產黨宣言》中,馬克思恩格斯這樣描述經濟全球化的景象,“資產階級,由于開拓了世界市場,使一切國家的生產和消費都成為世界性的了”。第一、二次工業革命以來,社會生產力飛速進步,交通和通信工具快速發展,各大洲之間的經貿聯系日益增強,世界市場逐漸形成。第三、四次工業革命的發生發展,為互聯網和人工智能等新型數字技術的應用進程按下了快進鍵。美國經濟學家托馬斯·弗里德曼認為,21世紀科技和通信領域的不斷創新,使得這個“世界正在被抹平”。

但現實世界并沒有這么理想化,由于信息化發展水平的不同,互聯網的發展并沒有抹平這個世界,反而使得這個世界變得更加溝壑縱橫,其中便包括所謂的數字鴻溝(Digital divide)。

從縱向的發展階段來看,數字鴻溝具體表現為“接入鴻溝”“使用鴻溝”“能力鴻溝”。

“接入鴻溝”指因為一部分人可以接入數字技術,另一部分人無法接入數字技術所導致的在信息可及性層面的差異。這一鴻溝更多地體現為寬帶建設、網絡終端設備等硬件條件的差異。

“使用鴻溝”指隨著信息通信成本的下降、互聯網的普及,“接入鴻溝”不再難以逾越,但與此同時,因為數字技術使用的差異而導致的“使用鴻溝”開始凸顯,具體表現為是否掌握使用數字技術的知識、數字技術的使用廣度、數字技術的使用深度等?!笆褂螟櫆稀迸c公民受教育水平、數字技術培訓服務等軟件條件密切相關。

“能力鴻溝”指近年來隨著生產生活的數字化水平不斷提升,數字技術逐漸成為一種通用技術,數字化生存(Being digital)成為現實。這一階段的數字鴻溝,不再局限于數字技術的發展和使用層面,而是體現為不同群體在獲取數字資源、處理數字資源、創造數字資源等方面的差異。

從橫向看,數字鴻溝的具體表現形態是多樣的,既有微觀主體視角下個人、企業層面的數字鴻溝,也有宏觀地理范圍視角下地區、國家層面的數字鴻溝。

從個體層面觀察,數字化浪潮中,年輕人快速學習和使用移動支付、預約出行、網絡訂餐等數字技術應用,成為數字時代的弄潮兒,而很多老年人則因為傳統觀念影響、學習能力偏弱等原因,成為數字弱勢群體。個體層面的數字鴻溝還表現在性別差異上,國際電信聯盟數據顯示,2016年全球女性網民數量比男性少2億以上,而且這個差距還在持續擴大。

從企業層面觀察,一方面,不同行業的企業之間存在數字鴻溝。國際數據公司(IDC)發布的《2018中國企業數字化發展報告》顯示,我國零售、文娛、金融等接近消費端的企業,很多已經接近或完成了數字化轉型,而制造業、資源性行業的數字化程度則相對較低。另一方面,即使是在同一個行業內部,企業數字化的程度也有巨大的差異。IDC的報告顯示,雖然制造業中有不少數字化轉型成功的領軍型企業,但依然還有超過50%的企業數字化尚處于單點試驗和局部推廣階段。

從地區層面觀察,我國地區之間的數字鴻溝突出地表現在城市和鄉村之間,以及東中西部地區之間。第45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我國9.04億網民中,城鎮網民占比高達71.80%,而農村網民則僅占28.20%。從東中西部地區來看,《中國寬帶速率狀況報告》(第25期)顯示,2019年東部地區4G移動寬帶用戶的平均下載速率最高達到24.60Mbit/s,而中部地區和西部地區則分別較東部低0.93Mbit/s和1.58Mbit/s,表現出了比較明顯的差距即鴻溝。

從國家層面觀察,數字鴻溝表現為國家與國家之間數字技術應用水平的差異。其中,最突出的是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之間的數字鴻溝,這是南北問題在數字經濟時代的體現。國際電信聯盟數據顯示,2017年,發達國家互聯網普及率達到81%,而發展中國家僅為41%。當然,有差距就有鴻溝,即使是在發展中國家之間,也存在數字鴻溝問題。2017年,仍有31個發展中國家互聯網普及率不及20%。我國是最大的發展中國家,近年來數字經濟發展迅猛,2017年互聯網普及率已經達到55%,網民人數更是在2020年突破了9億大關。

2.數字鴻溝產生的影響

在《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二卷中,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經濟全球化的大方向是正確的。當然,發展失衡、治理困境、數字鴻溝、公平赤字等問題也客觀存在。這些是前進中的問題,我們要正視并設法解決,但不能因噎廢食”。數字鴻溝問題之所以引起國際社會和我國政府的廣泛關注,主要在于數字鴻溝的存在和持續擴大,會使得基于數字經濟的利益分配趨向不均等化,進而產生強者愈強、弱者愈弱的馬太效應。從社會資本的角度看,使用數字技術的各類主體,能夠快速數字化其原有的關系網絡和拓展新的關系網絡,并將這些數字化的社會資本轉化為新的經濟社會資源。而無法使用數字技術的群體,則會因為只能依賴原有的社會資本而被遠遠甩在后面。

數字鴻溝使得個體機會的不均等加劇。數字化程度高的地區,學生可以通過互聯網獲取名師課程、在線習題等海量的教育資源,而對于欠發達地區的學生而言,傳統的課堂學習仍是獲取知識的主要渠道,這勢必會進一步拉大本就已經存在的教育機會不均等。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我國大部分地區的教育機構都把教學活動從線下轉為線上,從而保證了教學的持續進行,但有部分農村極偏遠地區的學生一度處于“脫網”“半脫網”狀態,正常的教學活動無法開展,這就是城鄉數字鴻溝的具體體現。此外,工作機會的不均等也因數字鴻溝變得越發凸顯。以性別層面的工作差異為例,數字技術的進步正逐漸將女性從數字空間中排擠出去,據國際管理咨詢機構埃森哲發布的統計數據,美國計算機行業女性勞動者的占比,已經從1995年的37%降至2016年的24%。

數字鴻溝使得企業競爭的不平等加劇。企業通過數字化轉型,可以在市場競爭中占據優勢地位,例如通過建設智能工廠提升其內部的生產效率,使用電子商務增強其開拓國內外市場的能力。傳統企業由于仍是依托傳統的資源稟賦,如勞動力成本優勢、自然資源優勢等,導致其在數字經濟時代的全球競爭中處于弱勢地位。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促使數字化的生產經營方式展現出巨大的潛力和發展前景。海關統計數據顯示,2020年上半年,雖然總體經濟的下行壓力加大,傳統貨物貿易進出口總額同比下降了3.2%,但同期跨境電商進出口表現優秀,增長了26.2%,實現了逆勢上漲。

數字鴻溝使得地區發展不協調加劇。從發展機會看,農村地區、中西部一些地區由于數字基礎設施不完善、專業技術人員缺乏等,難以發展人工智能、大數據、云計算等相關產業,錯失了數字經濟發展的重要機遇。相比于浙江、廣東、福建等東部地區搶抓機遇布局數字經濟,中西部地區在數字經濟大潮面前顯得相對沉寂。從發展結果看,城市相比農村、東部地區相比中西部地區,數字產業化、產業數字化的程度都更高,數字化治理更完善,數據價值化挖掘也更充分。此次疫情防控過程中,健康碼便是首先在杭州上線,并在推動復工復產的過程中發揮了關鍵作用。由此,數字經濟紅利分配格局呈現出城市多、農村少,東部多、中西部少的局面,這勢必會進一步拉大本已存在的地區發展不平衡不協調問題。

數字鴻溝使得全球發展不平衡加劇。數字技術傳播的過程,同樣也是全球財富積累的過程,比如,微軟、谷歌等互聯網巨頭企業的快速成長,成為美國等發達國家經濟增長的重要動力源。而發展中國家則受限于自身經濟發展水平和數字技術水平,一方面,很難成為數字消費國,無法享受數字技術帶來的生產生活便利;另一方面,即使成了數字消費國,也很難實現從數字消費國到數字生產國的轉變。這使得發展中國家在全球數字經濟紅利的分配中處于非常被動的地位。對此,聯合國貿易與發展會議發布的研究報告《新冠肺炎疫情危機:強調彌合數字鴻溝的必要性》中強調,數字經濟發達國家的市場支配地位可能會因為疫情而進一步增強,這會進一步拉大富裕國家與貧窮國家之間的裂痕,使得全球不穩定因素增加。

3.彌合數字鴻溝的主要途徑

以硬件設施升級為重點彌合“接入鴻溝”。第一,擴大數字基礎設施覆蓋范圍。推動“數字絲綢之路”建設,持續加大落后國家和落后地區固定寬帶網絡和移動通信基站建設投入,并給予充分的資金和技術援助,包括數字基礎設施建設的貸款和利率優惠、數字技術專利的適度共享等。同時,創新互聯網接入方法,加快全球低軌寬帶互聯網星座系統部署,為偏遠地區提供穩定的互聯網接入方式。第二,提高互聯網接入質量和傳輸能力。鼓勵寬帶技術、5G通信技術的創新與應用,提高數據傳輸速率、減少延遲、節省能源、提高系統容量,為在線學習、視頻會議、智能制造、遠程醫療等領域提供關鍵的支撐。第三,降低寬帶和移動流量套餐資費。有序開放電信市場,以市場化競爭倒逼電信企業提高運營效率,降低服務資費。鼓勵電信企業面向貧困學生等用戶群體提供定向流量優惠套餐,面向中小企業降低互聯網專線資費。

以軟件服務優化為抓手彌合“使用鴻溝”。一是培育專業化的數字人才隊伍。通過組織優秀人才留學訪問、跨地區交流等方式,將專業人才作為數字技術傳播的橋梁和紐帶,吸收發達地區的先進數字技術應用經驗,不斷提升落后地區群眾的數字技能。二是優化數字教育資源公共品供給。各國政府與國際組織應當打造全國性和全球性的數字教育資源公共服務平臺,指導教師運用數字化教學設備,提升在線授課技巧;幫助學生熟悉各類數字教育軟件,提升在線學習效率。三是助推傳統企業數字化轉型升級。政府和行業組織應當鼓勵傳統企業學習數字化領軍企業的成功轉型經驗,為企業運用工業互聯網平臺、建設智能工廠、打造智慧供應鏈提供專業技術指導。

以數字素養培育為特色彌合“能力鴻溝”。明確角色定位,推動形成以政府機構為規劃領導者,教育機構為具體執行者,社會力量為輔助者的多主體數字素養培育體系。在這個體系下,包括學生、工人在內的全體社會公民都是數字素養培育的對象。制定培育目標,構建集數字資源收集和鑒別能力、數字知識利用和交流能力、數字內容創造和輸出能力、數字安全維護能力為一體的多元化培育框架。倡導有教無類,面對不同家庭背景、不同學歷層次、不同工作崗位的群體,將數字素養培育融入家庭教育、學校教育、職業教育、社會教育中,打造全方位的數字素養培育模式。

4.共享數字經濟收益

在《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三卷中,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世界上所有國家都享有平等的發展權利,任何人都無權也不能阻擋發展中國家人民對美好生活的追求”,“在討論制定貿易和投資、知識產權保護、數字經濟等各領域政策和規則時應該有明確的發展視角,為各國營造共同的發展機遇和空間”。彌合數字鴻溝,是數字經濟時代推動各國尤其是廣大發展中國家經濟發展的關鍵,最終是要讓更多的人能夠分享到數字經濟發展帶來的收益。共享數字經濟收益,要做好以下幾個方面的工作。

把數字經濟的蛋糕做大。加快推動數字經濟互聯互通,發揮統一市場規模經濟優勢。國內層面,我國政府應當利用互聯網、區塊鏈等數字技術打造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國內線上市場,打破城鄉市場、東中西部市場壁壘,充分發揮我國超大規模市場優勢和內需潛力。國際層面,我國應當依托自身在數字貿易領域的先行優勢,推動世界各國和有關各方(特別是發展中國家和中小企業等貿易弱勢群體)共同參與到世界電子貿易平臺(eWTP)的建設中,降低貿易成本,提升貿易效率,最終實現“全球買”和“全球賣”的目標。

因地制宜發展數字經濟,把蛋糕做得多樣化。鼓勵數字經濟的差異化發展,發揮地區資源稟賦比較優勢。國內層面,我國東部地區應當充分利用技術優勢和資金優勢鼓勵先進數字技術的發明與創新,而中西部地區則可以發揮電價低廉等能源優勢和氣候環境優勢,發展大數據產業。國際層面,發達國家應當在芯片制造等底層技術創新方面不斷做出努力,而發展中國家則可以因地制宜發展數字經濟,比如依托人口規模優勢推動商業模式的創新,為全球數字經濟發展注入活力。

把數字經濟這塊蛋糕分配好。創新數字經濟治理模式,堅持包容普惠推動共同發展。國內層面,各級政府應當推進數字政府建設,搭建公共服務平臺,運用數字技術解決各類社會公共問題,提升公共品供給效率和精準程度,使數字經濟發展的紅利惠及全民。國際層面,發達國家應依托自身數字經濟發展優勢為發展中國家提供充分協助,提升發展中國家自主發展能力。在數據跨境流動、數據安全、數字服務稅、知識產權保護等數字經濟和貿易規則的談判中,應當堅持包容性的原則,平衡地反映各方訴求。

(作者:馬述忠、房 超,分別系浙江大學中國跨境電子商務研究院院長、特約研究員)


]]>

2020年08月07日 11:37
704
為世界減貧事業貢獻中國力量 香蕉视频在线观看-亚洲精品国产在线观看-日本午夜成年在线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