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推薦 新聞中心

緊密利益聯結探索共同設立政府投資基金

宋揚

2020年07月30日 08:00

蒲勇健
四川日報 2020年07月28日06版

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中一個關鍵性問題,就是如何建立跨區域合作激勵機制。四川省委十一屆七次全會提出發揮財政資金“四兩撥千斤”作用,探索共同設立政府投資基金,為探索建立這種機制提供了一個有效途徑。

建議由成渝兩地政府牽頭,在現有政府產業引導基金基礎上,聯合設立一個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雙城先導投資基金。雙方以資本為紐帶,形成更加緊密的利益聯結,共同撬動更多社會資本投入,加快推動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

政府投資基金助力破解經濟圈建設“三大難題”

●政府投資基金應發揮引導社會投資、提高市場配置資源效率和財政資金使用效益等功能,助力解決經濟圈建設“中部塌陷”、產業發展“同質化”、民間資本“短視化”等“三大難題”

所謂政府投資基金(也稱為政府產業引導基金),是由政府出資,并吸引有關金融、投資機構和社會資本等聯合設立,帶有扶持特定階段、行業、區域目標的引導性投資基金。

傳統而言,政府投資基金具有帶動和引導社會投資、提高市場配置資源效率、提高財政資金使用效益等功能。政府投資基金能夠為民間投資基金降低投資風險,這顯然有助于引導民間資金跟進。在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過程中,政府投資基金完全可以、也應該發揮這樣的功能。

除此之外,政府投資基金還可從以下三方面發力,助推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取得實效——

推動區域協調發展,破解“中部塌陷”問題。目前成渝中間地帶發展相對滯后,被稱為“中部塌陷區”。其實這片區域的諸多城市具有快速發展的相關條件,比如土地資源較為富集、地理環境良好、交通基礎設施發達、有一定工業化基礎等。政府投資基金完全可以發揮導向作用,引導中小企業向這片區域集聚,為成渝極核的大型企業提供配套服務,進而實現從“中部塌陷”到“中部崛起”的轉變。

推動區域產業協作,破解產業發展“同質化”問題。由于成渝兩地資源稟賦、區位條件大致相當等原因,帶來了產業發展“同質化”挑戰。政府投資基金在投資項目選擇上,可有意引導兩地產業整合協作與產業鏈延伸,從而實現分工和優勢互補。比如分別在成渝兩地投資不同的汽車摩托車產業鏈環節,形成錯位和分工等。

推動有重要長期效益的產業投資,破解民間資本“短視化”問題。傳統而言,受資本回報周期等約束,以民間基金為代表的民間資本力量更追求短期收益,而對投資大、回報周期長的項目望而卻步。在此情況下政府投資基金可以有效“補位”,瞄準對于國家或地區具有重要長期效益,兼具經濟效益、社會效益的產業投資,引導民間資本進入這些產業,促進產業布局和轉型。

政府投資基金不一定是只設立“一只基金”

●可以根據不同需求分出若干類別基金,針對不同性質項目進行投資。操作層面上,可采取以母基金形式委托國有投資機構管理,再通過募集社會資本共同發起設立細分領域子基金

設立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雙城先導投資基金,不一定是只設立“一只基金”。事實上完全可以根據不同需求分出若干類別的基金,分別針對不同性質的項目進行投資。如可以有產業轉移先導投資基金,專門為其他地區轉移到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的項目提供風險兜底;還可以有創新投資基金,為具有創新意義的項目進行風險兜底等。

特別值得考慮的,是專為一些行業領域設立子基金,比如數字經濟、智能制造、醫藥衛生、教育等。

比如數字經濟,其產業發展是國家戰略,也是成渝地區未來主要突進的產業投資方向。成渝地區在此領域有極大合作前景。重慶近幾年已經在數字經濟領域引進了大量企業和平臺。依靠數字經濟賦能,長安汽車正式步入“機器人時代”,焊裝車間擁有98臺日本發那科機器人,自動化率達100%;上汽紅巖推出的“5G+自動駕駛重卡”,搭載了自主開發的智能駕駛控制系統,從卸裝到貨物運送全程自動駕駛……以汽車為代表的傳統制造業正在向“智造”加速轉變。重慶有需求,成都有供給。作為微電子科技研發高地,成都存儲著豐富的數字經濟專業化人才,有大量相關科研機構和高校。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雙城先導投資基金可以很好發揮資本引導作用,促使成渝地區合作推進數字經濟更加順理成章。

具體到操作層面,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雙城先導投資基金可采取以母基金形式委托國有投資機構進行管理——國有投資機構在受托權限范圍內承擔母基金管理人職責,履行基金法律主體職能,再通過遴選子基金管理機構,募集社會資本共同發起設立細分領域子基金,實現基金規模二次放大。

在基金運作里政府應“有所作為”和“有所不為”

●發揮引導功能,政府應以參與基金投資決策委員會或投前合規性審查等方式確?;疬\行不偏離既定政策目標;基金投資主體應交給專業投資管理機構管理,避免行政干預

要充分發揮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雙城先導投資基金作用,就必須采取市場化運作方式。建議建立完善的投資決策體系,政府委派或指定人員組成決策機構,承擔基金決策職能。而政府要做的,主要是以下兩個方面工作——

在發揮引導功能、平衡好“政府資金利益”和“社會資金利益”方面,政府應有所作為。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雙城先導投資基金應立足于引導,投資領域和方向應主要是商業銀行或民間投資機構不愿涉足的高成長性、增值潛力大的企業,尤其是處于創業期的中小高新技術企業,激發社會資本進入基金的動力。為此政府應主要負責基金的政策導向、產業投向、監督管理及績效獎懲等,旨在監督基金運行不偏離既定的政策目標,通常以參與基金投資決策委員會或投前合規性審查、投后備案等方式進行動態監督。

在日常運營和“與民爭利”方面,政府應做到有所不為?;鹜顿Y主體應交給專業投資管理機構進行管理,由它們根據市場規則建立項目評審機構,對創業投資項目進行評估,政府只進行必要的監督和引導,而不應對日常運營過多插手。即便加入投資決策委員會,也僅在必要時行使在產業投向、投資地域等非商業價值方面的一票否決權,盡量避免行政干預;同時要建立完善的風險控制和退出機制,嚴格確定基金投資存續期限,實行嚴格的到期強制清算制度,最大程度避免政府資本對社會資本的“擠出效應”。根據國際通行經驗,投資收益周期一般在7至10年左右,創業期重點項目和科技型項目可適當延長投資期限。對于到期的投資項目應按時清算、及時退出,讓利于社會資本。

(作者系重慶大學經濟與工商管理學院教授)


]]>

2020年07月30日 04:02
1755
相輔相成 推動重點區域協同發展加快成勢 香蕉视频在线观看-亚洲精品国产在线观看-日本午夜成年在线网站